什么东西

【雷安】 我的花木兰呢!?

是小脑洞!

如有雷同

那真是太巧了⑧

描写有参考

没有人物性格

是一个安安全程蒙到底的故事

 

——————

 

雷王帝国,国如其名,是个非常强大的帝国,子民安居乐业,军队战无不胜,皇室坐着数钱,小日子过的美滋滋

 

但在这个国家里,就连皇宫外闲暇时期徘徊的鸽子都知道,国王对三皇子殿下那叫一个宠爱啊,宠到了什么地步,按照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臣民的话来说,那就是

 

  “要不是三皇子还没有到继位的年龄!陛下一定早就双膝下跪,一张老脸上涕泪横流,求着三皇子继位了!”

 

话都已经夸到这了,三皇子殿下是什么人物呢?

 

雷王国三皇子,姓雷名狮,性格张扬,不过十几岁出头的个头少说也有一米八三,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乌木色的头发蓬松而柔软,漂亮得另人咋舌,唇红齿白,皮肤那是吹弹可破,尤其是一双紫眸,仿佛盛满星辰,白白净净的样子连小姑娘见了都要自愧不如

 

什么?难道好看就可以获得陛下的宠爱吗?好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好看当然不可以为所欲为

 

但帝国三皇子雷狮是谁啊?人家除了好看的紧,就连战略都好的一塌糊涂,常人那是根本比不来

 

人家三岁就会看战略图,这是什么神仙的孩子啊!而陛下在雷狮懂事后的几年,因那些看似随口一谈的战略,吃了不知道多少甜头之后,愈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为了帝国的富强!为了民族的兴起!这皇位!一定要给三皇子!”

 

而我们的三皇子雷狮则是根本不想接这茬,继承王位?你可别是开玩笑吧?我才不要。

 

任性如他,在16岁生日的当晚,帝国最瞩目的皇子连夜收拾行李,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离开了热闹的皇宫,溜去了前线,人们见到了惊呼

 

“三皇子殿下不见了!”

 

帝王的眼皮一跳,发现事情挺简单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的随他心爱的小儿子去了,不就是不想立马继承王位去外面看看世界吗,懂的,自己要做一位好父亲

 

毕竟帝国现在这么厉害哪会有人来打呢?陛下非常的放心

 

而在前线的雷狮打了两个喷嚏,当时生理性眼泪就盈满了眼眶,一双紫宝石眼当时就变得—楚楚可怜!

 

这并不是他现在最大的困扰,他现在初入军营,训练那是实打实的要来一遍,但说实话这也不是困扰,他最困扰的就是一棕发绿眸的小军官一直在不远处暗戳戳地瞅他,搞得雷狮脊背发凉,他实在禁不住了于是回头瞥了眼人,军官的眼睛里有那种迸射出来希翼的感觉,闪疼了雷狮的24k黄金眼,然后雷狮就把头转回来了,又回想了一下人刚刚的表情

 

挺可爱的

 

然后这个可怜的小军官就被雷狮给记住了

 

这位棕发绿眸的小军官叫安迷修,照道理说,这也是个被《木兰辞》过度洗脑的可怜孩子,毕竟人一直在等着一位替父从军的如花木兰一般善解人意的姑娘,和她来一场罗曼蒂克的结局是步入婚姻的爱恋

 

所以,当这位小军官第一次见到雷狮时,那叫个感激涕零,谢完天王老子又谢土地母亲,然后当他看到雷狮转头,用那双好看的紫眼睛瞟他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喝了假酒的小鹿,以8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冲撞胸口。

 

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安迷修还觉得,现在军队里都是些什么五大三粗的糙汉子,但要说这种肤白貌美的,雷狮还真是第一个,于是,初见时就认定了人的性别

 

“啊!你看这白皙的皮肤”

“啊!你看这蓬松的乌发”

“啊!你再看这小胳膊细腿细腰”

 

而雷狮真的不想背这个锅,身为帝国的三皇子只不过是从小因为战略过于出色,本不想发展自己上战场这条路,便极少锻炼,而且皇宫里也没有人让他干活,天天家里蹲,加上晒不黑的体质,导致秀气的不得了,能怪雷狮吗?不能啊!

 

一开始的时候,雷狮时常要为很多活感到担忧,这时,安迷修就会来帮忙,久而久之安迷修也和雷狮混了个眼熟,雷狮也习惯了心安理得地接受安迷修的的帮忙,心情好还会给予人个笑脸,他一开始是力气和体力真的跟不上,有人帮忙也好,自己也不是什么要脸的人,面子又不能吃,到后来体力上去了还接受帮助,就是因为闲的自在,看个可爱的小男孩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也挺洗眼睛的,军队里其他人都太五大三粗了!

 

而安迷修就不一样了,他才不会知道雷狮心里的那点小99,他只觉得雷狮就是个姑娘,没有拒绝自己的帮忙是因为身为柔弱纤细的女性真的没有男性这般有力量,他帮雷狮提东西,心里欢欣雀跃甚至哼起了小曲

 

而后面的雷狮看着这人

他觉得这人傻是真的傻,可爱也是真的可爱

 

俗话说,再好的谎言也有被拆穿的那天

 

但问题是雷狮根本没有扯谎,是安迷修自己挖坑还往下跳的

 

所以当后来雷狮练出什么人鱼线啊,八块腹肌啊,因年龄增长而愈加磁性的声音啊,因适当的运动再次抽高直至一米八的身高啊,安迷修都没有起过任何的疑心

 

安迷修只觉得很快乐,木兰小姐的成长令他有一种当老父亲看女儿长大的满足感,对于需要仰头才能看到雷狮的眼睛这事,就认为自己身为军人之子,从小运动过头了长不高正常,现在的国家发展这么好,姑娘家家长高一点没什么问题,

 

当然,他没有忘记了那些五大三粗的战友,他看了眼银爵。这不是比雷狮高得多嘛,兄弟没毛病,安迷修美滋滋地想

 

还有一句话叫,日久生情

 

安迷修又这么主动,每天都来帮自己忙,混眼熟,翘着屁股走来走去,每天还跟着自己当个小尾巴,人小脸也好看,雷狮有一丢丢的心动,但他并不知道心跳加速代表着什么

 

军队里的众人对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氛表示明白,对二人进展的缓慢表示深切的怀疑

 

 

而由于陛下的偏袒,这短短一年的时间,雷狮就当上了军官,而怎么另陛下也没法想象的是,居然真的有傻国联合起来敢攻打雷王帝国,这本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

 

“坏了,我的三儿子还在那里呢!”

 

陛下吓了个半死,幸好有速效救心丸

 

然后就派了一堆的精英赶去了前线

 

雷狮也知道战争的残酷,他知道自己可能打一架就回不来了,他也想拉安迷修走,这么有趣的人着实不多,但他知道安迷修不会同意,虽然人安迷修看着是可爱但是人家好歹一个军人之子,别说现在还是军官,从小到大那思想贯彻的是无话可说,四个字,心系战场,雷狮则是他可不放心放安迷修一个人上战场,虽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如果仅仅是有趣当然不能拿生命赌

 

雷狮向来聪明,唯独在感情方面那就是蠢

 

当战场爆发的那一天,雷狮就在安迷修边上,他们身上穿着盔甲,连脸也给遮严实了

 

陛下恨不得当场去世

 

安迷修转头,自己虽然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雷狮这种姑娘可不一样,他虚的不行,汗已经浸湿了里面的衣服,铁制的盔甲冰凉凉的,抵在肌肤上,击出一片的鸡皮疙瘩还不够,安迷修觉得自己心都是凉的

 

说真的他可不希望雷狮上战场,他的声音因为盔甲的阻隔有点闷闷的,但二人足以听清,安迷修念叨了两个字

  “雷狮”

 

他有些不能言语,有多想说的话都卡在了咽喉,他挺怕的,万一凉在这战场了,那该怎么办

 

雷狮似乎是察觉到了安迷修的不安,他转头回了句

“我在,没事的”

 

他的语气中有些笑意,虽然有点失真,但安迷修听着是很安心就对了

 

两个人心中各有小99

 

雷狮想着,如果两个人都活下来了,他,要把安迷修带回宫里去

安迷修想着,如果两个人都活下来了,如果他们两个能成,他一定要娶雷狮

 

太真实了,两个人想的完全不一样

 

而这种罗曼蒂克的氛围,显然并不符合这场硝烟味的战争

 

 

战争开始的时候是最可怕的,马蹄下面扬起了象棉絮一般的尘雾,而军人们低吼着,旌旗和喇叭声迎风飘荡,暗箭从每个黑暗的角落里放射出来。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声势猛烈而秩序井然,总而言之各样的声音传入耳中,都让人心烦意乱,自小没有受过这种遭遇另雷狮有点吃不消了,但他对自己可有自信了,所以根本没在怕的

 

雷狮和安迷修始终保持一个不远的距离,可他没有闲暇的时间去看安迷修,但他全神贯注时也可以听到安迷修发力时的低吼,他莫名感到安心,还有一个奇怪的念头要求他必须活下去,雷狮有点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既然回来打仗那应该就是之前没有想过惜命

 

那现在这种感觉又代表呢?

 

对手可不会给他失神的时间,所以他就中了一刀,这就显得很得不偿失了,疼痛让他的意识变得清晰,战场上想这些怕是不想要命了,于是雷狮打算先活下去,雷狮引以为傲的战略在空白的大脑屁都发挥不出来,他只是拿着武器,在敌人中杀出一条血路

 

而安迷修沉浸刀光和自己的激情中,打到最后,他脑子发热,身上红通通的全是来自他人的血

 

雷狮把脑袋伏在潮湿的马脖子上,剧烈地喘息着,与此同时刺鼻的马汗臭味直往他的鼻子旦钻,他却没有力气去嫌弃了,陛下也有失策,他并没有想到周边的小国联合起来会有这样的威力,雷王国险胜倒有点五十步胜百步的意味

 

但他们赢了,不是吗?

 

安迷修花了好久才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左顾右盼,看看雷狮在哪,所幸的是他找到了

 

雷狮比安迷修杠,他直接就往人群里冲,幸好攻击力高是普通人早死几回了,所以他身上的伤也很难看。安迷修看着那个身上基本全是伤的雷狮,三两下把自己的盔甲也给卸了——冷冰冰硬邦邦的铁制品比不上人的体温

 

然后他抱着雷狮就不动了,抱的很紧,让本来就觉得自己只剩血皮的雷狮痛出抽吸

 

“嘶”

 

安迷修把头埋在雷狮的脖颈处,似乎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不断重复着

 

“雷狮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雷狮是疼,但的确是更不好意思让面前这个看起来已经哭了的的安迷修松手,只好充满和气地开了个玩笑

 

“轻点,也不怕把我勒死了”

 

听雷狮这样说,安迷修忍不住就笑出来了,他终于是松开了雷狮,雷狮也终于有机会来瞧瞧这人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安迷修哭得满脸都是泪痕,眼睛周围一圈都还是红的,像只兔子,被欺负了的那种,但绝对不是被他烤来吃的那种,雷狮这么想

 

雷狮觉得自己心跳的很快,但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思

 

安迷修抬手揉了揉哭累了的眼睛,他开口了,声音有点沙哑

 

“我真的好喜欢你”

 

雷狮这时候才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爱啊,于是他没有多等一把拉住人就亲了上去。

 

安迷修本来就喘不过气,雷狮的动作也吓了他一跳,这种肌肤之亲是陌生的的,所以安迷修老紧张了,他扣拢十指想要抓住雷狮的肩膀,但安迷修知道上面有多少伤,他憋住了,继续用指甲欺负掌心。

 

似乎有什么东西捅破了两个人的关系

 

但安迷修什么都不敢想

 

-——

然后第二天安迷修就被许配给雷王帝国的三皇子了

可喜可贺

早生贵子

 

——————

安迷修“我的花木兰小姐?”

雷狮笑嘻嘻“从来就没有啊”